女性健康相關政策

 回應『給民眾有效的轉診』 (2005/07/15)
回應『給民眾有效的轉診』 (2005/07/15)
督保聯盟對『給民眾有效的轉診』的回應—會後新聞稿 健保局宣布部分負擔調漲於今日實施,今日於立法院由立法委員王榮璋、黃淑英、盧天麟辦公室及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等邀請包含基層醫療協會、地區醫院協會、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等團體及衛生署、健保局進行落實有效轉診的公聽會,與會團體雖然都支持轉診制度,卻對議部分負擔調漲來達成轉診皆不以為然,民間監督健保聯盟針對今日於立法院舉辦的『給民眾有效的轉診』公聽會作出幾點回應:   1. 要求未收屬須與不同層級之醫療院所及民間共同組成工作小組,在年底前擬定有效轉診政策與措施   2. 針對目前已提出的各項轉診措施應每三個月定期檢討,並將檢討狀況向立法院及社會公布   3. 健保局應立即利用各種管道及簡易之文宣,對民眾加強宣導如何找尋、使用社區及家庭醫療資源 另外督保盟亦對民眾作出以下提醒:  1. 若民眾需要轉診,一定要取得『書面』轉診單,並確認確實得到轉診服務;  2. 因醫療院所未能雙向轉診(即診所未能將您轉至醫院或醫院未能將您轉回診所),而至是民眾增加部分負擔,請記得被其收據及相關診斷文件等,向健保局等相關單位反應  3. 盡量取得處方簽,至社區藥局取藥,讓社區藥師一同為您負起健康照護的責任 4. 當您的疾病是無法至基層就醫時且必須經常或固定前往地區醫院以上層級就醫的民眾(如精神疾病患者、特殊疾病,如部份血液疾病、骨科疾病)協請就診醫院開立相關診斷證明並收好收據,向健保局反應,以確保權益 5. 當民眾被要求自費時,除取得收據外,並應於收據上敘明收費之項目。   最後督保盟強烈呼籲健保局應建立一個民眾申訴管道,提供民眾反映轉診之相關事項,民眾亦可以向督保盟團體反應,並且政府應審慎思考下列問題:   當民眾因下列原因無法至基層就醫時,如未能獲得雙向轉診、因轉診的等待時間過久而延誤醫療、所需之治療藥品無法從基層取得、基層無此科別、或需要整合性醫療的民眾,特別是老人時,加重民眾部分負擔是不合理的,健保局如何因應?   其他的配套或是宣導措施是否真正足夠等等?若無相關配套,除懲罰病人之外,更將對民眾健康的照護出現漏洞,宜審慎以確保民眾權益。
+ read more
 2005/06/17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回應關於部分負擔
2005/06/17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回應關於部分負擔
               2005.06.17   6月17日健保局公告調漲部分負擔,「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對此表示嚴重的抗議,並且譴責健保局竟然違反法規,在沒有經過監理委員會的同意之下,即擅自調整部分負擔,完全無視於法令的規定及醫療使用者的權益。         衛生署與健保局不斷地以「落實轉診」制度作為調漲部分負擔的理由,還以轉診制度已經是全民的共識來加強調漲的合法性。但調漲部分負擔真的就可以落實轉診制度嗎?台灣的轉診制度真的準備好了嗎?這是民眾最焦慮的地方,我們要問衛生署與健保局:  一、   調高部分負擔就能落實轉診制度嗎? 衛生署與健保局不斷地將調高部分負擔做為落實轉診制度的唯一方法,但我們疑惑的是:從健保開辦迄今,部分負擔已經調了六次,為什麼前幾次調漲部分負擔無法達成轉診制度,而這一次可以呢?  根據民國九十三年健保局所委託的研究報告顯示:從現有的國內文獻來看,部分負擔對於落實轉診制度到底有多少的效應,至目前為止尚未有定論。而國外亦有醫學統計顯示,用漲價的方式誘導民眾就醫,只有一開始會有效果,長期下來民眾習慣之後,就醫模式還是會回到原來的習慣。  無論是實務或是學理上均無法證明調高部分負擔能落實轉診制度的情形下,我們無法接受衛生署/健保局再次以落實轉診制度之名調高部分負擔。 再者,假設這次調漲部分負擔真的可以誘導民眾到診所看病,我們還是要問:  二、   基層醫師準備好了嗎?轉診的銜接機制準備好了嗎? 目前衛生署/健保局利用已有的轉診流程加上正在試辦的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來說明民眾醫療體系的轉診制度已經完成,要民眾安心到基層診所就醫。但是,現有的轉診流程不就是因為有「問題」/成效不彰,所以才開始試辦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計畫,然而至2004年12月底實際上加入計畫的只有269個社區,約有1千位醫師左右,約佔基層醫師的15%。而執行的狀況一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評估證明:衛生署/健保局的家庭醫師制度的確能達到轉診的效果,並能確實保障民眾的健康。 雖然衛生署針對此次調漲提出了配套措施,包括增加整合性的家庭醫師、建構雙向轉診制度以及限制大醫院增加病床數等,對於這些所謂的「配套」,我們看不到衛生署對於民眾對轉診制度疑慮的回應。對於民眾來說,「大病看大醫院、小病看小醫院」是理所當然的事,問題是:民眾如何分清楚什麼是大病、什麼是小病?一個咳嗽可能是SARS、可能是肺結核、可能是…,基層醫師能不能真的看出「病因」,是大家不敢到診所的原因,沒有後送的支持系統、捉著病人不放,都是民眾到基層看病的疑慮。但衛生署只以增加整合性家庭醫師來解決,但是我們連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是否真的有成效都還不知道;而且所謂的增加是增加多少?如果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不能普及到每一個地方,不是反而懲罰那些醫療資源不足地區的民眾。更何況,哪有衣服正在改,就叫人家穿下去?  健保局不斷地以此次調漲只有兩成的民眾會受到影響,但如果已經有七成的民眾不是在大醫院看病,這不表示台灣的轉診制度已經作的很好了,我們有需要因為這兩成的人大費周章嗎?再者,這兩成不必在大醫院看病的民眾,到底有多少是在大醫院看病的?健保局到現在也沒有告訴我們,除了明顯的因為基層診所無法處理的疾病外,身心障礙者亦會因為沒有無障礙環境只能選擇到大醫院就醫,而一些特殊用藥在基層拿不到的情形,也是迫使民眾只能往大醫院跑的原因,健保局不去細查民眾往大醫院就醫的原因,而僅從「統計數字」來作政策的判斷,是一個非常粗糙的決策模式!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表示,衛生署以官冕堂皇理由來掩飾調整部份負擔的不正當性,卻刻意忽略落實轉診制度必須從整體支付體系改革,以及台灣的醫療生態調整來著手,一昧著拿民眾開刀,不禁無助於轉診,更是直接懲罰民眾的作為,督保盟除反對衛生署/健保局如此粗暴/非法的調漲行動,更對健保局竟然罔顧人民的就醫權益而擅自調漲的舉動表示嚴重的抗議與失望!
+ read more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回應關於部分負擔 (2005/06/17)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回應關於部分負擔 (2005/06/17)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回應關於部分負擔         6月17日健保局公告調漲部分負擔,「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對此表示嚴重的抗議,並且譴責健保局竟然違反法規,在沒有經過監理委員會的同意之下,即擅自調整部分負擔,完全無視於法令的規定及醫療使用者的權益。   衛生署與健保局不斷地以「落實轉診」制度作為調漲部分負擔的理由,還以轉診制度已經是全民的共識來加強調漲的合法性。但調漲部分負擔真的就可以落實轉診制度嗎?台灣的轉診制度真的準備好了嗎?這是民眾最焦慮的地方,我們要問衛生署與健保局: 一、 調高部分負擔就能落實轉診制度嗎?   衛生署與健保局不斷地將調高部分負擔做為落實轉診制度的唯一方法,但我們疑惑的是:從健保開辦迄今,部分負擔已經調了六次,為什麼前幾次調漲部分負擔無法達成轉診制度,而這一次可以呢?   根據民國九十三年健保局所委託的研究報告顯示:從現有的國內文獻來看,部分負擔對於落實轉診制度到底有多少的效應,至目前為止尚未有定論。而國外亦有醫學統計顯示,用漲價的方式誘導民眾就醫,只有一開始會有效果,長期下來民眾習慣之後,就醫模式還是會回到原來的習慣。   無論是實務或是學理上均無法證明調高部分負擔能落實轉診制度的情形下,我們無法接受衛生署/健保局再次以落實轉診制度之名調高部分負擔。 再者,假設這次調漲部分負擔真的可以誘導民眾到診所看病,我們還是要問: 二、 基層醫師準備好了嗎?轉診的銜接機制準備好了嗎?   目前衛生署/健保局利用已有的轉診流程加上正在試辦的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來說明民眾醫療體系的轉診制度已經完成,要民眾安心到基層診所就醫。但是,現有的轉診流程不就是因為有「問題」/成效不彰,所以才開始試辦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計畫,然而至2004年12月底實際上加入計畫的只有269個社區,約有1千位醫師左右,約佔基層醫師的15%。而執行的狀況一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評估證明:衛生署/健保局的家庭醫師制度的確能達到轉診的效果,並能確實保障民眾的健康。   雖然衛生署針對此次調漲提出了配套措施,包括增加整合性的家庭醫師、建構雙向轉診制度以及限制大醫院增加病床數等,對於這些所謂的「配套」,我們看不到衛生署對於民眾對轉診制度疑慮的回應。對於民眾來說,「大病看大醫院、小病看小醫院」是理所當然的事,問題是:民眾如何分清楚什麼是大病、什麼是小病?一個咳嗽可能是SARS、可能是肺結核、可能是…,基層醫師能不能真的看出「病因」,是大家不敢到診所的原因,沒有後送的支持系統、捉著病人不放,都是民眾到基層看病的疑慮。但衛生署只以增加整合性家庭醫師來解決,但是我們連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是否真的有成效都還不知道;而且所謂的增加是增加多少?如果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不能普及到每一個地方,不是反而懲罰那些醫療資源不足地區的民眾。更何況,哪有衣服正在改,就叫人家穿下去?   健保局不斷地以此次調漲只有兩成的民眾會受到影響,但如果已經有七成的民眾不是在大醫院看病,這不表示台灣的轉診制度已經作的很好了,我們有需要因為這兩成的人大費周章嗎?再者,這兩成不必在大醫院看病的民眾,到底有多少是在大醫院看病的?健保局到現在也沒有告訴我們,除了明顯的因為基層診所無法處理的疾病外,身心障礙者亦會因為沒有無障礙環境只能選擇到大醫院就醫,而一些特殊用藥在基層拿不到的情形,也是迫使民眾只能往大醫院跑的原因,健保局不去細查民眾往大醫院就醫的原因,而僅從「統計數字」來作政策的判斷,是一個非常粗糙的決策模式!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表示,衛生署以官冕堂皇理由來掩飾調整部份負擔的不正當性,卻刻意忽略落實轉診制度必須從整體支付體系改革,以及台灣的醫療生態調整來著手,一昧著拿民眾開刀,不禁無助於轉診,更是直接懲罰民眾的作為,督保盟除反對衛生署/健保局如此粗暴/非法的調漲行動,更對健保局竟然罔顧人民的就醫權益而擅自調漲的舉動表示嚴重的抗議與失望!  
+ read more
 2005/06/16反對政院設立「基層醫療重建基金」
2005/06/16反對政院設立「基層醫療重建基金」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聲明稿 反對政院設立「基層醫療重建基金」 要求檢討整體醫療資源分配合理性問題 針對報載行政院院長謝長廷考慮比照「金融重建基金」的模式,編列五百億元的「基層醫療重建基金」,解決健保點值給付問題。民間監健保聯盟(督保盟)表示:行政院沿用一個過去一直為人所詬病的不公不義政策經驗(金融重建基金),做為補貼醫療院所因實施總額預算制度所產生的點值問題,是一種便宜行事、不負責任的媚俗作為,不但扭曲健保總額預算的精神,更是慷納稅人之慨的不當作法。同時,這是否也意謂著將來任何產業有問題,政府都可以不顧體制和正當性依循這種模式來解決,督保盟完全無法接受,堅決表達反對立場。   基於監督健保資源合理分配的立場,督保盟有以下兩點聲明:           一、  反對行政院編列五百億的「基層醫療重建基金」。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認為,健保總額預算的協定,經已考慮合理的醫療費用上漲,並且在總額談判過程中已將所謂的協商及非協商因素考量在內,既然已經協商便應落實總額精神。如今醫界內部未善盡自律分配總額之職,卻回過頭來要求政府編列額外預算,要全民的血汗錢補貼其點值落差,簡直是「打人的喊救人」,非常不合理。督保盟認為「基層醫療重建基金」不公不義,不僅將嚴重扭曲好不容易才落實的總額預算精神,更會惡化醫療資源分配不合理,以及加重醫療浪費的問題。           二、  要求醫院財務資訊公開揭露,讓全民共同監督健保財務。 有鑑於醫界一再無理的提出政府擴大健康醫療資源,以滿足醫界的要求,卻遲遲拿不出具體的資料告訴民眾真相。督保盟強烈要求衛生署及健保局公佈歷年來所有各級醫療院的財務報表,告訴民眾哪些醫院「開賓士車喊窮」,哪些醫院是制度不良而虧損。督保盟強烈要求政府單位將所有醫院財務資訊攤在陽光下,以避免醫界將醫療資源分配的內部矛盾,無限上綱的外部化,反而犧牲了民眾的權益及健保永續經營的契機。
+ read more
 反對政院設立「基層醫療重建基金」(2005/06/16)
反對政院設立「基層醫療重建基金」(2005/06/16)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聲明稿 反對政院設立「基層醫療重建基金」 要求檢討整體醫療資源分配合理性問題   針對報載行政院院長謝長廷考慮比照「金融重建基金」的模式,編列五百億元的「基層醫療重建基金」,解決健保點值給付問題。民間監健保聯盟(督保盟)表示:行政院沿用一個過去一直為人所詬病的不公不義政策經驗(金融重建基金),做為補貼醫療院所因實施總額預算制度所產生的點值問題,是一種便宜行事、不負責任的媚俗作為,不但扭曲健保總額預算的精神,更是慷納稅人之慨的不當作法。同時,這是否也意謂著將來任何產業有問題,政府都可以不顧體制和正當性依循這種模式來解決,督保盟完全無法接受,堅決表達反對立場。   基於監督健保資源合理分配的立場,督保盟有以下兩點聲明: 一、 反對行政院編列五百億的「基層醫療重建基金」。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認為,健保總額預算的協定,經已考慮合理的醫療費用上漲,並且在總額談判過程中已將所謂的協商及非協商因素考量在內,既然已經協商便應落實總額精神。如今醫界內部未善盡自律分配總額之職,卻回過頭來要求政府編列額外預算,要全民的血汗錢補貼其點值落差,簡直是「打人的喊救人」,非常不合理。督保盟認為「基層醫療重建基金」不公不義,不僅將嚴重扭曲好不容易才落實的總額預算精神,更會惡化醫療資源分配不合理,以及加重醫療浪費的問題。 二、 要求醫院財務資訊公開揭露,讓全民共同監督健保財務。 有鑑於醫界一再無理的提出政府擴大健康醫療資源,以滿足醫界的要求,卻遲遲拿不出具體的資料告訴民眾真相。督保盟強烈要求衛生署及健保局公佈歷年來所有各級醫療院的財務報表,告訴民眾哪些醫院「開賓士車喊窮」,哪些醫院是制度不良而虧損。督保盟強烈要求政府單位將所有醫院財務資訊攤在陽光下,以避免醫界將醫療資源分配的內部矛盾,無限上綱的外部化,反而犧牲了民眾的權益及健保永續經營的契機。
+ read more
2004/11/16 小孩也要當白老鼠嗎?
2004/11/16 小孩也要當白老鼠嗎?
十一月四日電視報導,長庚兒童醫院在國中、國小校園裏,招募子宮頸癌疫苗人體實驗的兒童、少年自願者,引起一些家長的反彈。對於醫療體系進入校園招募未成年少女一事,我們感到非常的不安,而對於醫療法中兒童、青少年、甚而嬰幼兒也可當白老鼠的規定,我們更有許多的擔憂與質疑。我們非常肯定子宮頸癌疫苗的研發,但是,此時,以兒少當實驗對象,是否有它的急迫性及正當性,是我們需要瞭解的。   什麼是子宮頸癌疫苗的人體實驗?            子宮頸癌是台灣女性癌症的第五殺手,每年有6000多人罹患,約有900多人死亡。目前醫學界已確定人類乳突病毒HPV)是導致子宮頸癌的元兇,人類乳突病毒有一百多種,極少數會引發子宮頸癌,其中第16、18型引起的子宮頸癌佔了三分之二,再加上第58、52型,則佔了85.%,因此如果可以研發此類疫苗,為未感染的婦女接種,則她們日後罹患子宮頸癌的機會可大大地減少。基於這樣的推論,目前全球已有許多的實驗室或藥廠投入開發子宮頸癌的疫苗。其中默克與葛蘭素史克這兩家藥廠已進入上市前的第三期臨床實驗。在台灣,台大、長庚等醫院參與這項計畫,不同於國外前兩期臨床實驗的是,在台灣的這期實驗對象除了16-23歲的女性外,還包含10-15歲的女童及少女。為什麼子宮頸癌疫苗的人體實驗要涵蓋兒少?因為疫苗要在沒有被感染前施打才有效,就美國而言,13歲有性行為者為3%,到了15歲有性行為者為18.6%,因此,12歲開始作子宮頸癌疫苗接種是合理的假設。問題是,以目前實驗的階段、成果及我們的國情,我們有必要急急忙忙的拿小孩當實驗品嗎?    急迫性及正當性在哪裡?            雖然,國內青少年的性行為年齡漸小化,然以兒少為實驗的對象,就目前而言是否有急迫性及正當性有待商榷。首先,疫苗接種的有效性及安全性未在成人的實驗完全確立之前,不宜以兒少為實驗對象。子宮頸癌疫苗的人體實驗始於1998-1999年間,截至目前為止,歷時4、5年,雖已有兩期的實驗成果,但是它的接種方式、抗體的效力、長期效應及安全性仍需要有更大型的實驗及長期追蹤,才能確定目前的實驗結果為有效預防癌症的方法;其次,子宮頸癌的防治,除了疫苗接種,也並非全無他法。一般而言,感染和子宮頸癌有關的人類乳突病毒,到演變為侵入性癌症,通常約有10-15年的潛變期,以當前的子宮頸抹片篩檢、其它檢驗技術以及局部手術、放射、化學治療,在醫藥進步的國家已能在這潛變期內發現病變,作有效的治療,而減少死亡達80%以上;此外,子宮頸癌是透過性行為傳染,安全性行為的宣導及落實也可以有效地減少性病的發生。在這樣的思考下,我們不免要懷疑以兒少作為實驗對象有其它的考量。    合理的懷疑            因為子宮頸癌疫苗必須接種在未感染病毒的人身上才不會影響其實驗的結論,因此,對於參與實驗的人,必須經過審慎的檢驗,確定她沒有感染。在美國首期的臨床實驗裡有2,392個16-23歲婦女參加,其中有859個被排除於實驗結果的分析之外,有些是技術上的問題,多數是因為她們已經感染有人類乳突病毒。對研發者而言,超過1/3的參與者不適合為實驗對象,這是費時又耗財的。因此,如果鎖定年紀小又未有性行為的兒少,勢必可以減少許多的負擔,同時,將接種的年齡層降到十歲,如果,以後每幾年還要加強接種一次,這商機應該是相當可觀。    政府應盡把關的責任            92年1月立院通過醫療法的修法,將無行為能力的人也納入臨床實驗的對象,並作「盡告知義務」的規定。於是,由嬰兒到老人每一個人都成為政府「臨床實驗產業化」下為國家「拼經濟」的白老鼠。我們並不是反對在台灣進行臨床實驗,但是,對於無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人的權益保障,政府應該有其敏感度及警覺性:哪一種的臨床實驗、在什麼樣的實驗階段、在怎樣的社會需求、迫切性下,我們認為兒少作為一個實驗對象是適當且必要的?對兒少而言,告知的意義是什麼?更重要的是,對這群人自由意願表達的保障在哪裡?有沒有配套的機制,如社工人員的介入?            醫療界進入校園招募志願者一事,醫療界及學校都應要檢討其是否妥當。如果進入校園是必要的途徑,正確的作法是什麼則應有更多的討論。對於此次子宮癌疫苗的臨床實驗計畫,衛生署應再作調查及評估以確保而童及青少年的健康權益。    台灣女人連線常務理事  黃淑英 2004/11/16
+ read more